tiamozh

[古剑奇谭][恭苏]清欢纪事·返魂篇(三)

草木清寒:

本章有那啥你懂的我顶风作案并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如果我们不得不在隔壁二号房见的话请把我和 @婆娑海  @浅白-流光已成无数断 关在一起吧

CP:恭苏(古剑奇谭一游戏向)
类别:中篇连载/原著向HE后/傻白甜肉
前言:基本上是原著HE后老板少侠的日常(!),本着治愈的准则小虐怡情大虐伤身,保证不坑=_=
注意:那啥你懂的,我是顶风作案的草帽君;大叔会作为配角出场,与CP无关
—————————————————————————————————

三◎桃花梦

    下午抵达江都,欧阳少恭说是明日一早约了尹千觞同去花满楼,今日暂且歇下。
    其余倒是顺利,问题却出在了客栈里。若放在平时,一间房就足够了,然而两人这一路来别有芥蒂,说到房间,分房而住太过生疏,然而同/床/共/枕却又觉得气氛不对。正犹豫着进了客栈,客栈老板迎上来,满脸歉意道:“真对不住,二位客官,小店近来生意繁忙,如今只得一间上房了。”
    别无选择,只好同/房。
    同/房就意味着同/床。
    许久未至江都,念及风土人情,用过晚餐,百里屠苏便说要出门走走。欧阳少恭并未跟来,叫店小二去为他找了一卷书,便捧着读了起来。百里屠苏偷偷瞥了一眼封皮,大约是“巫术源流”一类的东西,书页脆黄古旧,不知是哪个年代的东西。
    一至淮扬之地,连带着气候也温暖起来。夜幕刚刚降临,天穹墨蓝色,月牙儿若隐若现,象牙白的浅浅一抹。扬州盛产熏香胭脂,暮风里有沉水香的气息,混杂着氤氲袭人花气,当真是暖风熏得人欲醉。百里屠苏也无甚地方可去,只在江边随便逛了几步,停在一株垂柳下,低头望着起伏的江面。隔江望去,便是花满楼的傍水亭榭,灯火通明,梁柱间垂下浅紫深红的轻纱,在风中漾开。漆黑的江面上,倒映着无数朱红色的花灯,宛如一轮轮绯色的明月。偶尔水面被游鱼搅动,圆月便倏然破碎,深深浅浅的绯色随着水波温柔地漫开,又相聚到一起。
    “华炎公子!华炎公子——”有弦歌笑语远远传来,伴随几声娇笑。百里屠苏皱了皱眉,听这名字像是某个恩/客。
    ……先生一直和花满楼中人很熟的样子,也不知是怎么搞的。听他讲,他是上一世渡魂时于瑾娘有恩,后来以这一世的身份遇见了瑾娘,瑾娘便一直视他如幼弟一般。
    与瑾娘情谊无可厚非,然而其余那些姑娘又是怎么回事?记得上次前来,有位叫环佩的弹琴姑娘说所用琴谱太过繁杂,由欧阳公子减字改谱之后,便容易了许多;还有位姑娘,连名姓都忘了,只记得她说什么楼中姐妹就爱这样的俊哥哥,可惜欧阳公子似乎只对瑾老板一人有情,恐怕不日就要来迎娶了……
    百里屠苏越想越要以手扶额,心道先生这一世当真很忙,在短短的二十五年里,他炼出了洗髓丹雪颜丹仙芝漱魂丹等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奇药,混成了青玉坛丹芷长老,修了琴谱写了药典,结识了无数姑娘做红颜知己,差一点就做了蓬莱国的永恒之主……最后还把自己的另外一半魂魄给顺便找回来了。
    “那酒鬼怎么又来了!打出去打出去!”
    一声咆哮在不远处赌坊响起,百里屠苏闻声抬头,只见一个披发的高大身影晃了两晃轰然栽倒,溅起一片尘埃,倒下的位置同百里屠苏第一次见到他时倒下的位置分毫不差。
    这一次……百里屠苏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坚定地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反正尹千觞很有本事的样子,还是好自为之吧。
    在市集转了半晌,为阿翔买了肉,百里屠苏刚要回客栈,忽然瞥见旁边小摊上卖的一物,一怔,信步走了过去,低下头拿起来细细查看。
    那是一套琴穗,黑红杏白四股丝线绕成,手工繁复,还各自打了小小的同心结,最后穿上一枚水晶珠。百里屠苏握在掌间时,柔滑的玉线便沿着指缝垂落下来,凉丝丝的。
    先生的琴穗还是他昔年初入青玉坛时挂上的,杏色的,已经有些破损了。为他买下这个,似乎正好。
    ……可是观此时情状,却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送出手。何况,这套琴穗从样式到颜色,似乎也太过……暧昧了些?
    “公子买不买?给你算便宜些。”小摊贩开口招呼,“结同心嘛结同心,公子心爱之人若是会弹琴,送这个再好不过啦。”
    他话音未落,几两碎银便落到了手心里。再抬头看时,先前那负剑的黑衣公子已经拿着那枚琴穗走远了。
    “原来不是送给花满楼的环佩姑娘啊,”小摊贩喃喃,“这也难怪,新来的那位公子已经成了环佩姑娘的相/好呢……”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百里屠苏就悄悄起身,尽可能轻手轻脚地从欧阳少恭身上爬过去,踮着脚尖走到屏风后面更衣。
    ……得快点洗干净,不能让先生发现。
    忽然听见脚步轻响,百里屠苏一抬眼,欧阳少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了床,站在他身前,面带询问地打量着他手中物事。
    “从未见少侠如此贤惠,洗的这是什么?”欧阳少恭微笑。
    百里屠苏赶紧把亵裤从水里拎了出来,挡在身后,抬头怒视:“与你何干!”

[古剑奇谭][恭苏]清欢纪事·返魂篇(三)

草木清寒:

本章有那啥你懂的我顶风作案并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如果我们不得不在隔壁二号房见的话请把我和 @婆娑海  @浅白-流光已成无数断 关在一起吧

CP:恭苏(古剑奇谭一游戏向)
类别:中篇连载/原著向HE后/傻白甜肉
前言:基本上是原著HE后老板少侠的日常(!),本着治愈的准则小虐怡情大虐伤身,保证不坑=_=
注意:那啥你懂的,我是顶风作案的草帽君;大叔会作为配角出场,与CP无关
—————————————————————————————————

三◎桃花梦

    下午抵达江都,欧阳少恭说是明日一早约了尹千觞同去花满楼,今日暂且歇下。
    其余倒是顺利,问题却出在了客栈里。若放在平时,一间房就足够了,然而两人这一路来别有芥蒂,说到房间,分房而住太过生疏,然而同/床/共/枕却又觉得气氛不对。正犹豫着进了客栈,客栈老板迎上来,满脸歉意道:“真对不住,二位客官,小店近来生意繁忙,如今只得一间上房了。”
    别无选择,只好同/房。
    同/房就意味着同/床。
    许久未至江都,念及风土人情,用过晚餐,百里屠苏便说要出门走走。欧阳少恭并未跟来,叫店小二去为他找了一卷书,便捧着读了起来。百里屠苏偷偷瞥了一眼封皮,大约是“巫术源流”一类的东西,书页脆黄古旧,不知是哪个年代的东西。
    一至淮扬之地,连带着气候也温暖起来。夜幕刚刚降临,天穹墨蓝色,月牙儿若隐若现,象牙白的浅浅一抹。扬州盛产熏香胭脂,暮风里有沉水香的气息,混杂着氤氲袭人花气,当真是暖风熏得人欲醉。百里屠苏也无甚地方可去,只在江边随便逛了几步,停在一株垂柳下,低头望着起伏的江面。隔江望去,便是花满楼的傍水亭榭,灯火通明,梁柱间垂下浅紫深红的轻纱,在风中漾开。漆黑的江面上,倒映着无数朱红色的花灯,宛如一轮轮绯色的明月。偶尔水面被游鱼搅动,圆月便倏然破碎,深深浅浅的绯色随着水波温柔地漫开,又相聚到一起。
    “华炎公子!华炎公子——”有弦歌笑语远远传来,伴随几声娇笑。百里屠苏皱了皱眉,听这名字像是某个恩/客。
    ……先生一直和花满楼中人很熟的样子,也不知是怎么搞的。听他讲,他是上一世渡魂时于瑾娘有恩,后来以这一世的身份遇见了瑾娘,瑾娘便一直视他如幼弟一般。
    与瑾娘情谊无可厚非,然而其余那些姑娘又是怎么回事?记得上次前来,有位叫环佩的弹琴姑娘说所用琴谱太过繁杂,由欧阳公子减字改谱之后,便容易了许多;还有位姑娘,连名姓都忘了,只记得她说什么楼中姐妹就爱这样的俊哥哥,可惜欧阳公子似乎只对瑾老板一人有情,恐怕不日就要来迎娶了……
    百里屠苏越想越要以手扶额,心道先生这一世当真很忙,在短短的二十五年里,他炼出了洗髓丹雪颜丹仙芝漱魂丹等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奇药,混成了青玉坛丹芷长老,修了琴谱写了药典,结识了无数姑娘做红颜知己,差一点就做了蓬莱国的永恒之主……最后还把自己的另外一半魂魄给顺便找回来了。
    “那酒鬼怎么又来了!打出去打出去!”
    一声咆哮在不远处赌坊响起,百里屠苏闻声抬头,只见一个披发的高大身影晃了两晃轰然栽倒,溅起一片尘埃,倒下的位置同百里屠苏第一次见到他时倒下的位置分毫不差。
    这一次……百里屠苏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坚定地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反正尹千觞很有本事的样子,还是好自为之吧。
    在市集转了半晌,为阿翔买了肉,百里屠苏刚要回客栈,忽然瞥见旁边小摊上卖的一物,一怔,信步走了过去,低下头拿起来细细查看。
    那是一套琴穗,黑红杏白四股丝线绕成,手工繁复,还各自打了小小的同心结,最后穿上一枚水晶珠。百里屠苏握在掌间时,柔滑的玉线便沿着指缝垂落下来,凉丝丝的。
    先生的琴穗还是他昔年初入青玉坛时挂上的,杏色的,已经有些破损了。为他买下这个,似乎正好。
    ……可是观此时情状,却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送出手。何况,这套琴穗从样式到颜色,似乎也太过……暧昧了些?
    “公子买不买?给你算便宜些。”小摊贩开口招呼,“结同心嘛结同心,公子心爱之人若是会弹琴,送这个再好不过啦。”
    他话音未落,几两碎银便落到了手心里。再抬头看时,先前那负剑的黑衣公子已经拿着那枚琴穗走远了。
    “原来不是送给花满楼的环佩姑娘啊,”小摊贩喃喃,“这也难怪,新来的那位公子已经成了环佩姑娘的相/好呢……”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百里屠苏就悄悄起身,尽可能轻手轻脚地从欧阳少恭身上爬过去,踮着脚尖走到屏风后面更衣。
    ……得快点洗干净,不能让先生发现。
    忽然听见脚步轻响,百里屠苏一抬眼,欧阳少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了床,站在他身前,面带询问地打量着他手中物事。
    “从未见少侠如此贤惠,洗的这是什么?”欧阳少恭微笑。
    百里屠苏赶紧把亵裤从水里拎了出来,挡在身后,抬头怒视:“与你何干!”

[古剑奇谭][恭苏]月团栾

草木清寒:

一朝蓬莱去,忆兮当年战。

初见翻云寨,两度青玉坛。

三更惊坐起,魂梦已阑珊。

四拜娲皇殿,可换故人还?

五言枕上书,请君且细观:

“六礼即已成,愿结一世安。”

七重烛影外,相对浴轻衫。

华州八百里,驾雾越重山。

九曲清溪畔,空谷复又来。

十丈软红纷,襟上桃花沾。

琴心百转,剑魄凛然。

千般平生意,输与一夜谈。

 

千载别离久,得享百年欢。

十里长亭远,携手渡忘川。

九州音讯杳,空余笺上传。

醒木一惊堂,

八方来客且听我述完这旷世奇谭:

“七星长剑凌苍雪,六弦文声拨乱。”

“五湖泛舟了此生,四月琴川听雨。”

“三杯淡酒,两分风月,一曲忆榣山。”

——正是,何须问天命,人间月团栾。